巨熊与蜗牛

(EALD番外)年关难过

大三角预警,家长组为主战友组友情向。



这家位于商圈中心的店此时应该人满为患才对。圣诞前的最后一个周末了,上班族和主妇们都在为圣诞做准备,像一群急急忙忙把食物和礼品向窝里拖去的蚂蚁。但店门口尖叫声和忙乱的脚步声响成一片,人们像被一群被惊扰的鱼似的从商店里涌上街头,在细雪里四散逃去。

忒修斯撑着一把黑伞,步伐稳定的逆人流而行。擦得珵亮的皮鞋踩过刚积下的薄雪,树上缠绕的彩灯映亮他一丝不乱的卷发。与周围慌乱的人群不同,他异常的平静,神情中还带着一丝百无聊赖的疲惫。如果不是场合不对,他此刻看起来正像一个上班途中的银行经理。

他站定在商店门口,店里已经空空荡荡,顾客都跑光了,只有老板还守在柜台后。他害怕有人会趁乱抢劫自己的店铺,故而战战兢兢的不肯离开。

忒修斯对他礼貌的点头,像任何一个正常顾客一样踏进了门。

店铺里简直是一团糟,货架倒了一片,牛奶洒得满地都是,忒修斯抬脚避过一颗滚到脚边的卷心菜,看到了一根魔杖,它像普通木棍似的被丢在一边,安详地躺在一堆包装破损的通心粉和番茄罐头之间。

他弯腰捡起那根魔杖,终于肯费心转向店铺正中搏斗中的两个人了。与其说是搏斗,不如说是单方面的殴打。那个身量高大的汉子显然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忒修斯转头时他正把对方拎起在空中,沙包大的拳头狠狠给出最后一击,将那个可怜的小个子彻底打昏了过去。

“这是他的吗?”他平和的问,向手中的魔杖歪歪头。

“是他的。”那个大汉气喘吁吁的回答,他身高接近两米,强壮的脖子几乎和头一般粗,西装下胸肌暴突,袖子紧绷在肌肉虬结的大臂上,像座铁塔似的挺立在倾塌的货架之间。

他松开手,让那人在他脚下瘫成一堆没有意识的烂泥。“嫌犯归案了,斯卡曼德讲师。”

“我以为你会用更……文明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忒修斯温文尔雅的说,“毕竟魔杖除了捅到对方鼻子里之外,还是有别的用途的,文森特。”

“这样省事多了,只需要给一个人施遗忘咒。”文森特咧嘴一笑。“毕竟暴力斗殴比魔法常见多了,对吧?我完美的实践了保密法。”

忒修斯低头看那个不省人事的黑巫师,他被打得鼻青脸肿,几乎看不出原有的样子。“我们没法解释这么多伤口,叫你们队的治疗师来简单给他处理一下。”

“我没带。”文森特理直气壮的回答。“我的队伍里不养闲人。”

“我们讨论过这个问题了,文森特,治疗师在一个队伍中很是有价值的。”

“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娘炮最大的价值就是给我写结案报告。”文森特丝毫不松口。

忒修斯叹了一口气:“我不确定你的老板会不会这么想。”

没等文森特发问,他就弯腰拿了一板巧克力走到柜台前。“我想买这个。”他彬彬有礼地对老板微笑,“多少钱?”

“50美分。”老板颤抖着回答,难为他在两股战战的时候还没忘了做生意,“我这周交过保护费了。”

忒修斯愣一下:“我不是收保护费的。”

老板战战兢兢的看着这个衣冠楚楚的英国男人,他出现在黑帮斗殴的现场,而那个把人当沙包打的暴徒叫他‘讲师’……

“您是新的‘教父’吗?”他小声问,“很……很高兴见到您。”

“……”忒修斯沉默一下,掏出一张纸钞给他,“我不是。不用找了。”

他抽出魔杖对准这可怜的麻瓜老板:“两个顾客在你的店里打了起来,但所幸没什么损失。你度过了不算太坏的一天,正要关店回家和妻儿团聚。”

老板的眼神在混淆咒的作用下涣散了,迷迷茫茫的向他点头。忒修斯回头看一眼文森特,他正在用魔杖指挥货架归位,牛奶瓶子重新排好,卷心菜垒成整齐的一堆。他转回老板,想了想,又给他补了一个快乐咒。

“你会度过一个称心如意的圣诞。”他温和的说,“哦,还有,我们不是黑帮,这之间的差别还是挺大的。”

“你们和黑帮有什么差别!”帕西瓦尔·格雷夫斯怒吼道,“在麻鸡的杂货店里斗殴!半条街都看到了你打断黑巫师的鼻子!”

“但他们不知道那是黑巫师。”文森特小声说。他在比自己矮一个半头的领导面前唯唯诺诺,恨不得能把自己两米的身高缩成一米五。“他们只会以为这是一次普通的街头斗殴。保密法并没有受到威胁。”

“普通的街头斗殴?”帕西瓦尔把一份报告摔在他们面前,“那个街区的妖精帮以为来了竞争者抢生意,正在四处搜寻那个‘敢于在他们地盘闹事的傻大个’!你的名声已经传遍了整个纽约黑帮!”

“他们只是麻瓜。”忒修斯觉得应该帮文森特一把,他在帕西瓦尔的盛怒之下只能敛容屏气,低着头挨骂。“麻瓜黑帮与魔法世界能扯上什么关系?”

“因为他们的头儿真的是个妖精!那是他们的自治区!”帕西瓦尔咆哮道,“现在我们必须解释为什么我们没有走巫师的渠道与他们沟通协同抓捕,而是像穷凶极恶的麻鸡黑帮一样砸了他们的半家店!”

“……”与妖精的关系并不是可以随意开玩笑的事情,忒修斯沉默下去了。

“还有你。”帕西瓦尔转向忒修斯,“这件事在你的监督之下发生,斯卡曼德讲师。你最好有一个非常合理的借口,才能让我停止质疑你的教学能力。我把你从英格兰请来给他们做培训,不是为了——”他向文森特一偏头,“——继续鼓励他们不用魔杖战斗的!看在路易斯的份上,他们在这一点上已经过于熟练了!”

“因为这的确是当时最快的解决方式。”忒修斯立刻开始一本正经的撒谎,“街道上人群的流动性过大,找到每一个目击者并对他们施咒几乎是不可能的,也许会有某个漏网的麻瓜把‘我见到了魔法’这种事带上圣诞餐桌的。”

他恳求的看了他的老战友一眼。“我们也不希望在圣诞夜敲开某一家人的门,对他们的孩子施遗忘咒的,对吗?”

提到孩子,帕西瓦尔面色稍霁,但看起来仍然要命的凶险。自从他的配偶——纽特去了新几内亚考察之后,他的脾气就越来越坏。大概和他需要独自照顾一个不足岁的婴儿也有脱不开的关系。

“一份关于全部事实经过的报告,下班前交给我。”他冷冷的对文森特说。“你可以走了。斯卡曼德,你留下。我们要好好谈谈你的教学目标。”

“那个巫师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文森特一走忒修斯就说,“我们发现他的时候他正试图脱一个小女孩的裙子,那孩子最多也就只有七岁。”

“那就是你鼓励文森特用暴力发泄的理由吗?”帕西瓦尔反问,“把嫌犯打成一摊烂泥,像一个麻鸡一样解决问题?”

“有的时候麻瓜的手段并不一定是最坏的选择。”忒修斯耸耸肩,看见帕西瓦尔的眼神又立刻改口。“下次绝不会了,老板。”

“你最好真是这么想的。”帕西瓦尔按了按头,很疲惫的样子。“很快就圣诞了,我在年前不想再见到那些丑恶的小矮人第二次。”

他当然不喜欢妖精,忒修斯想起他上次被女妖精骗着喝下魔法烈酒的事,事后足足在家里躺了一个礼拜。妖精们对他背后的钱财有着极其狂热的执着,而某些女妖精对他本人也有了不恰当的兴趣。

“我可以去和他们交涉。”他提议道,心知自己可能不够权限,但总要试试。“和他们解释一下这只是一场不幸的意外。”

“你权限不够。”帕西瓦尔果然回答。“我会解决这件事的,不用担心。”

“只要确保下次别再发生这种事了,忒修斯。”他在桌子后面十指交叉,黑眼睛很严肃的看着他。“暴力不是解决问题的途径,你有的时候走得太远了。连带着你的学员一起。”

“我没有……”

“是你鼓励文森特这么做的。”帕西瓦尔打断他,“你默许了他。因为你也想要见到恶人遭到报复。因为你比起法律更相信以血还血。”

“我不是这么想的。”忒修斯辩驳道,听见了自己声音中的无力。“这只是……”

他想好的借口似乎被那双锋利的黑眼睛赶跑了,帕西瓦尔只是盯着他就让他慢慢闭上了嘴。房间里短暂的寂静下去。

“这种事不会再发生了。”忒修斯最终说。“我很抱歉,部长。”

“我相信你。”帕西瓦尔简洁的回答,又试图弥补似的开口。“纽特来信了,说他现在还在新几内亚,会在圣诞节后回来。”

“我也收到信了。”忒修斯点点头。“阿克索还好吗?”

阿克索是纽特在半年前产下的男孩,他的侄子。“我有段时间没见到他了。”

“他很好——你的家养小精灵真是救了我的命。”帕西瓦尔揉揉额头,忒修斯看见他面色憔悴。“有了她我终于能一觉睡足四个小时以上了。”

“我仍然不敢相信纽特竟然把半岁大的孩子丢给你就去旅行了。”忒修斯叹一口气,“这还是他自己生的。”

“他不得不走。他的工作如此。”

他在为纽特辩护,忒修斯摇摇头。他的弟弟在这方面一向运气不错,永远都有人关心他爱他,无条件的包容他。

“你圣诞打算怎么过?”

“留在纽约和我儿子一起过。”

“没有其他人吗?”

帕西瓦尔莫名其妙的看他一眼,“节后纽特会回来。”

当然了,他除了纽特和他的孩子就没有家人了。帕西瓦尔开始批文件,这是逐客的意思了。但忒修斯厚着脸皮留在原地。

“你还有假期吗?”他问帕西瓦尔,又自己回答这个问题。“你当然有。”

帕西瓦尔有点警觉的抬头,“你想干什么?”

忒修斯咧嘴一笑。“带你回去过圣诞。”


评论(7)

热度(38)

© 巨熊与蜗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