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熊与蜗牛

蛇杖废稿

不知道该打什么预警……大三角,兄弟亲情,后期可能有non-con,注意避雷。主要角色死亡。



他该早点幻影显形回来的,但镇上书店里琳琅满目的新书让他忘记了时间。已经黄昏了,巨大的橘色落日从远山的树梢上下坠。他在门厅里放下刚买的一捆书,径直去了后花园。

他绕过那堵倾颓的石墙时忒修斯正从菜园里抬起头来,袖子挽到手肘,手里提着一柄小锄,正满脸发愁的低头望着一颗卷心菜,好像它是个调皮捣蛋的孩子,而他正在试图找一点不伤和气的话来教育它。

“我不想吃卷心菜了。”纽特提防的说。他们已经吃了两周的卷心菜沙拉了。

忒修斯直起身,他褐发凌乱,额头上有一点汗水,手上沾着泥,衬衫因为一天的劳作有些脏了。他背后是茁壮成长的菜园,菜豆已经把支架爬成了绿色的尖塔,西葫芦巨大的叶子骄傲地铺张,韭葱和大蒜的叶子像柔美的绿色缎带,西红柿有些已经成熟了,红通通的吊在藤子上,两垄茂盛的卷心菜一直延伸到花园尽头。

夕阳照得一切都暖洋洋的,这副躬耕图的主人弯腰揪住那颗卷心菜,把它从地里拔出来提在手里,像提着一朵巨大的绿色花朵。

“别胡说了,纽特,你最喜欢吃卷心菜了。”他哥哥满脸真诚,“从小就爱吃。”

“你不能因为我失忆了就这样糊弄我。”纽特摘下一颗成熟的树莓丢进嘴里,“你就是种多了。”

他一个月前在这栋城堡废墟里醒来,头痛欲裂,除了自己是个巫师,叫纽特·斯卡曼德外几乎记不起任何事。守在他床边的男人正把一本麻瓜动物科普书籍读到一半,看见他醒来就平静的合上了书本放在床头。

“你果然睡了一年才醒来,一天都没少。”他缓缓微笑了一下,不知为何,纽特觉得那笑容像哭一样苦涩。“他一点都没说错。”

“你是谁?”纽特嘶哑的问,“我在哪?”

那男人丝毫不吃惊,好像他天天都能见到有个失忆的人从昏迷中醒来似的。“我叫忒修斯·斯卡曼德,是你的哥哥。”

不知为什么,纽特立刻就相信了他的话。也许是因为忒修斯与他相同的发色和雀斑,也许只是因为他看见他醒来时的眼神。

他的哥哥把一根很旧的魔杖递给他,“你会慢慢想起来的。”

魔杖入手的一瞬间纽特就明白这是他的东西,这根木棍就像是一个久别重逢的老朋友,踏踏实实地落在他的手心里。他拿过一边的杯子,轻轻挥了一下魔杖,念出了他能想起的第一个咒语。

“清水如泉。”

清水汩汩从他杖头冒出,渐渐注满了那个空杯子。说来奇怪,他就是无法从那杯子上移开视线。水面如镜摇晃,映照他茫然的眼睛。

忒修斯也静静的盯着那个杯子看,看了一会,他深吸一口气,转向纽特。

“想起什么了吗?”

“我不知道。”纽特按着头,摸到脑后愈合的伤疤,“我应该知道的。”

“不用着急。”忒修斯安慰他,“你会想起来的,只是时间问题。”

他苦笑一下:“不过你可能会发现,时间甚至都不是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

叮的一声,好像房间里有一只看不见的钟忽然敲响。忒修斯——他的哥哥伸手掏出一个东西,看起来像一个扁平的黑盒子,他在那个盒子的表面滑了一下,它亮了起来,显出图案和数字来。

“那是什么?”纽特好奇的问。

“手机。”忒修斯回答,“很有用的小东西,下个月圆之前给你买一个。”

他站起身来:“恐怕我要去接待一下新客人了。回来再跟你解释。”

一面巨大的屏幕亮了起来,电视图像出现了,纽特惊讶的发现那竟然是彩色的。忒修斯把一个带有许多按钮的狭长黑盒子塞给他,纽特茫然的看着他。忒修斯想了想,又把盒子拿过去,隔空将画面换到了别的频道,一群企鹅正在广阔的雪原上蹒跚前行。

“这应该能占用你一会时间了。”他看着一只带着幼崽的公企鹅说。“我记得你还没去过南极。”

然后他像对小孩子似的摸摸纽特的头。“欢迎来到未来,纽特。”

“哪怕到了未来,卷心菜沙拉也还是这个味道。”纽特痛苦的叉起最后一口沙拉送进嘴里,“你为什么要种那么多?”

这座曾被用来宴客和举办舞会的古堡大厅里如今只有一张孤零零的长桌,兄弟俩在长桌的尽头对坐,吊灯映亮四壁粗糙的石墙。

“客人们很喜欢。”忒修斯理直气壮。“有机蔬菜是本民宿的特色之一。”

“有的时候我觉得你太沉迷于扮演麻瓜的旅店老板了。”

“人总得活下去。”他哥哥挥挥魔杖,让盘子自己飞去厨房清洗。“在我们找到方法解决这一切之前。”

他挥舞魔杖,大门轰然关上,沉重的金属碰撞声,那是数把坚不可摧的重锁正扣紧门栓。这座被改做民宿的破旧城堡又一次恢复了它本来的面目,将一切外来者拒绝在厚重的石墙之外。

他给每一扇窗户上锁时纽特坐在原地没动,他透过高耸的花窗望向窗外的大湖,微风吹过,水面绸缎般起伏,树梢上一轮巨大的明月缓缓行向中天。

“明天我们得去买点肉。”忒修斯解开领口和袖口。“有旅客订了后天的房间和早餐。”

他犹豫一下。“而且它们也得吃点东西。”

“你知道那是填不饱它们的。”纽特回答。他站了起来,挥灭了灯,将魔杖放在桌上,忒修斯也做了同样的事。他的神色像一个面对绞刑架的死囚。

“那它们就该永远饥饿。”忒修斯静静的说。

月至中天,大厅里忽然没有了声音,孤零零的长桌上只剩下两根魔杖,在月光下微微闪亮。

评论(2)

热度(21)

© 巨熊与蜗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