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熊与蜗牛

Charms(完)

他在帕西瓦尔的宿舍门口被拦住了,好像那只门把手突然变成了一块顽石,就是不肯为他打开。他试了两次,才终于明白过来:他忘记撤掉自己的防护咒了。

附近没有人,他迅速的抽出魔杖敲了敲那只把手,撤销了咒语,成功的抓住它推门而入。

屋里很安静,垂在床边的被单像大理石雕刻似的纹丝不动。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帕西瓦尔仍然像具尸体似的静静躺在床上,只有胸口的起伏才能说明这还是个活人。忒修斯伸手去探他的侧颈,感到军医的颈动脉在他手下稳定的跳动着,一颗悬在半空的心才终于放下来。

他让指尖在那温热的脉搏上留了很久,始终没能感到哪怕一丝魔力的鼓动。魔法仍没有回到帕西瓦尔身体里,他现在像一个麻瓜一样脆弱易伤。忒修斯早上给房间里留下了一打防御咒才敢离开。他知道麻瓜并不是不堪一击的生物,但帕西瓦尔变成这样就是让他格外提心吊胆。

帕西瓦尔无知无觉的陷在枕头里,锋利的薄唇没有一丝血色,忒修斯望着他的脸,指尖小心地按在他的皮肤上,像按住一片脆薄的落叶。

他知道他的手在那儿放得太久了,但他无法说服自己离开。

天色晚了,窗外暮色四合,极远处陆陆续续有飞鸟投林。而他站在渐渐暗下去的房间里,抚着他朋友的脉搏。眼前一切都模糊下去,只有指尖一点温暖的跳动真切得让人心惊。空气里很安静,他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越来越快。

忽然有敲玻璃的声音,他一个激灵收回手来,大梦初醒般从床边退开去。窗外是两只猫头鹰,其中一只奇大无比,衬得旁边那只灰林鸮像只温驯的小鸡。忒修斯认出来了,那是家里的约瑟夫,妈妈喜欢用他寄大包裹。

他的爪下也的确带着一个沉重的邮包。忒修斯打开窗,两只鸟儿飞了进来,灰林鸮在屋里盘旋了一圈,在帕西瓦尔床前犹豫了一下,还是回到忒修斯面前,丢给他一封信,就原路飞了出去,消失在夜幕里。

忒修斯没去管它,专心的拆约瑟夫的包裹,里面竟然是新鲜的蛋糕,还附了一张生日卡。忒修斯愣了一下,才想起今天是他的生日。斯卡曼德夫人随信还附上了一袋巧克力蛙。那是他小时候最爱吃的东西。他拨弄了一下那个小纸袋,微微笑了。

“谢谢。”他把回信绑在约瑟夫腿上时说,“帮我催一催纽特的回信好吗?这个小没良心的,我还没收到过一封他的信。”

约瑟夫轻轻叫了一声,十分困扰的样子。忒修斯无奈地摇摇头。

“当然啦,要你对他摆脸色实在太难了。”他摸摸约瑟夫光洁柔软的羽毛。“一路平安,小心那些岗哨,好吗?”

约瑟夫亲昵地啄了啄他的手指,展翅飞走了。忒修斯转向另一只猫头鹰带来的信,那信上印着一个华丽的鸢尾纹章。那是法国魔法部的标志。

我们得知有人于昨日在你所在的区域附近施放了一个大范围的护命咒,此等行为严重违法了《国际巫师联合会保密法》,施法者的魔杖来源未知,给追索责任带来了一定困难。兹事体大,在场的巫师如有任何相关信息,请务必立即回信告知。

                                  法国魔法部

忒修斯看了那封信半天,冷笑出声。在这场战争里,魔法世界对流淌在脚下的血河无动于衷,却对一个挽救生命的法术惊恐万状。好在帕西瓦尔的魔杖没有在欧洲注册过,英法魔法部无法追踪到他。而刚才那只猫头鹰大约是受命要把信送给附近所有的巫师,帕西瓦尔魔法尽失,正巧逃过了它的注视。

“什么事那么开心?”一个声音轻声问。

忒修斯回过头去,帕西瓦尔已经睁开了眼,正转头看他。但仍然是很疲倦的样子,好像随时都会睡着。

“刚刚知道有些人入境时没登记魔杖。”忒修斯挥挥那张信纸。“而且显然我们附近有个违反保密法的犯罪分子。”

“你要告发我吗,傲罗?”

“我没发现身边有任何异样。”

“徇私枉法。”帕西瓦尔又昏昏欲睡起来,声音渐渐模糊。“不是执法者的好品质……”

“我现在不是傲罗。”忒修斯魔杖一指,那封信自燃起来,迅速的消失了。“只是个想保护自己身边人的士兵。”

帕西瓦尔没有回应,忒修斯回头看去,他已经又睡熟了,鼻息匀净。

他挥挥魔杖,切下一块蛋糕放在帕西瓦尔的床头,又留下几只巧克力蛙,给房间里加了两个防御咒。做完这一切,他就啪的一声幻影移形了。

他们都喜欢的那间酒馆晚上也灯火通明,随着部队的不断推进,他们幻影移形到这里的距离也越来越长。忒修斯穿着全套军服,径直穿过谈笑着的男男女女,在吧台边找到了他的目标。

那个叫杜桑的麻瓜正坐着抿一杯酒,看见他就微笑起来。

“晚上好,忒修斯。”他向他身后张望。“帕西瓦尔没来吗?”

“我不记得我们熟到可以互称名字。”忒修斯回答。

大约是他的杀气太重了,那法国人笑了一下,蓝眼睛里带着一丝贵族气的嘲讽。“原谅我不知道您的名字,先生。”

“我的名字无关紧要。”忒修斯彬彬有礼的说,站在他面前俯视他。“我只是替我的朋友带一句话:他让你不用等他了。”

他知道自己略微扭曲了帕西瓦尔的意思,帕西瓦尔只是暂时的无法到场,他却说得像是他们要永远告别。杜桑似乎也听出来了,眼里嘲讽更甚。

“没有下一次相见的时间吗?”他慢吞吞的问。

“恐怕我没有更多信息可以提供给你了。”忒修斯压抑住心中的不耐烦,他在这个法国麻瓜面前好像忍不住的要发火。“他只说了这么多。”

“真的吗?”杜桑缓缓的问,他站了起来与忒修斯对视。他竟然比忒修斯还要高一点,蓝眼睛自上而下看着他。帕西瓦尔那该死的对高个男人的偏好。“是他不想再见到我,还是您希望如此?”

他所暗示的事情太过荒谬了,忒修斯甚至都不想浪费时间反驳他。说到底这不过是一个麻瓜浅显的看法。

“我只是一个传话的。”他转身离开,“日安,先生。”

“如果不是知道您是来传话的,我还以为您要跟我决斗呢。”那法国人在他背后懒洋洋的说,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挑衅。

忒修斯转过身直视他。哪怕没有魔法,他也比这个养尊处优的小贵族强壮得多。法国人身材修长,但忒修斯的肩膀远比他宽阔,军旅生活让他的肉体比做傲罗时更强健了。虽然没有必要,但他仍然想象了自己一拳打在那张脸上的样子。

“我要是你就不会动这个念头,先生。”他缓缓回答。“我们的能力……并不匹配。”

“现在并不是我在考虑这个提议了。”杜桑挖苦道。他往前走了一步,忒修斯忽然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他不再拄着那根白银手杖了。

“你的腿。”他喃喃的说。

“是的,很神奇,不是吗?”法国人拍了拍那条腿。“家庭医生曾经断言我要瘸一辈子了,但帕西瓦尔没费什么功夫就治好了它。”

“他当着你的面治好了你的腿?”忒修斯警觉起来,“他都做了什么?”

“抚触、按摩、诸如此类的。”杜桑像是挑衅似的看着他,“我可能记不太清了,我们那一晚做了很多事。”

“他在一夜之间治好了你的腿?”忒修斯重复一遍。

“是的,他在我身上创造了奇迹。”杜桑捻了捻手指。“拥有他的全副注意力总是一件…很让人心醉神迷的事情。”

“就像魔法一样?”忒修斯问。

“就像魔法一样。”法国人很确定的回答。这是一句绝对不该出现在麻瓜口中的话,通常都意味着被触犯的保密法和偶发事件逆转小组的到场。

任何一个巫师都有义务在魔法世界的隐秘性受到威胁的情况下消除隐患,更不要提忒修斯还是一个傲罗了。

“我们可以借一步说话吗,杜桑先生?”忒修斯客气的说。

“在这里说就很合适。”杜桑有些莫名其妙的回答,“我和您似乎没有什么需要私下谈的东西。”

“但有些事不能在这里发生。”忒修斯彬彬有礼的说,把一只手套掷在他面前。

“既然你猜到了我的来意,那还是跟我出去比较好。”

他在酒馆后面的小巷里用一个强效的遗忘咒抹掉了杜桑关于他和帕西瓦尔的记忆,另一个混淆咒确保他会第一时间回到巴黎,并且在一段时间内都不会再想起这间酒馆或是与酒馆相关的人。

如果魔法部真的派人来调查,这个麻瓜的证词会是帕西瓦尔定罪的铁证。他必须消失。

他回到宿舍区时已经很晚了,军医的宿舍里亮着灯。忒修斯推门进去,帕西瓦尔已经醒了,正在昏黄的灯光下倚着床头看一卷古旧的羊皮纸,看见他就抬起头来。

“我以为你会找个姑娘一起庆祝一下生日呢。”他笑道。

“我来看看你。”忒修斯反手关上门,示意他手里的羊皮纸。“那是什么?”

“阿尼玛格斯的教程。”他留下的蛋糕已经消失了,帕西瓦尔拆掉最后一个巧克力蛙,一口咬掉它的脑袋大嚼起来,丝毫没有他吃洋蓟的那份优雅诱惑。“我快要记住了。”

“我听说阿尼玛格斯非常困难。”忒修斯怀疑的说。“你确定你能自学这个?”

“没有想象的那么难。”帕西瓦尔耸耸肩,“你要一起吗?”

“不了,我觉得做人挺好的。”忒修斯把一个空杯子递给他,“你的魔法怎样了?”

帕西瓦尔握住那个杯子,让忒修斯看见清水在杯中缓缓涌起。在这之前他让这杯子盛满水只需要手指简单的碰一下杯壁。

忒修斯皱起眉头来:“太慢了。”

“总是需要时间的。”帕西瓦尔心不在焉的说。“过两天就好了。你见到杜桑了吗?”

他的脸上有了血色,已经不再是死人般的苍白,忒修斯犹豫了一下。

“那个麻瓜要启程回巴黎去了。”他告诉帕西瓦尔。“他让我转告你一声。”

帕西瓦尔显然有些惊讶,但还是相信了他的话。“我猜他也不会在乡下呆太久。”他摇摇头,“真可惜,他床上还不错。”

“我不想知道这个。”忒修斯赶紧说,帕西瓦尔笑了笑,放下羊皮纸。

“谢谢你的防护咒和食物。”他说,“是的,我知道你很担心。好的,我下次会注意的。不,我不打算再这么做。”

“你至少该给我个发言的机会。”忒修斯抱怨道。“我现在只能跟你说晚安了。”

“晚安,上尉。”帕西瓦尔笑道,黑眼睛在灯下闪动,像火里的黑曜石。“生日快乐。”

一直到他带上帕西瓦尔的门,忒修斯才想起来,他本来是要和他好好讨论一下关于违反保密法的事的。

但他还能要求什么呢?这是他二十六岁的生日,约瑟夫送来了蛋糕,他的朋友安全醒来了,而他的家人在后方平安快乐。他想守护的东西都还在,想做的事都还有时间,想说的话都还来得及。

门缝里的灯光熄灭了,那是他的朋友又沉入了睡眠。他抽出魔杖,最后给那只门把手上了一个守护咒,在魔法的辨识纹路里铭刻了帕西瓦尔的名字。转身离开了。

评论(1)

热度(32)

© 巨熊与蜗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