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熊与蜗牛

The End Of Innocence(EALD外一篇)22

“格雷夫斯部长。”那治疗师喊他,声音有点抖。“您的夫人……”

帕西瓦尔一言不发的走到纽特身边,开始持魔杖扫描他全身上下。忒修斯看见两个治疗师露出惊讶的神色,她们大概从不知道安全部长也是个治疗师。

“内脏分体了。”

两个治疗师无声的点头。忒修斯明白了,为了防止病人恐慌,她们最开始并没有和纽特说实话。

“你们幻影移形了多远?”

“八百二十尺。”忒修斯轻声说。“帕西。”

他叫帕西瓦尔的名字,却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他的心脏猛烈的捶在胸膛上,头脑嗡嗡作响,某种冰冷彻骨的东西抓住了他,让他同时怀有绝大的恐惧和茫然的期盼。他知道帕西瓦尔一定能救纽特,他有这个能力。他曾经生生重建了忒修斯的心脏。

以极其高昂的代价。

他还能不能再支付这样的代价?他抬头看帕西瓦尔霜白的鬓角,他当年重织了忒修斯的心脏,几乎为此送了命。他这一次要付出什么?

……这一次他还能活下来吗?

纽特的脸色已经苍白如纸,他流出来的血并不多,忒修斯知道,那是因为大部分的血都流进了身体内部,他的腹腔现在就像一个盛满鲜血的袋子。他必须立刻得到治疗,他的弟弟必须活着。

但他无法开口,他咬紧牙关,咬得太阳穴都生痛。他无法要求帕西瓦尔去换纽特的命,也无法开口让他不要这么做。他跪在纽特身边,手抓在沙里发抖,此刻他深深的痛恨自己,他本可以不打碎那只默默然,本可以被逮捕后再另寻机会逃脱,本可以……

帕西瓦尔向前走了一步,忒修斯猛然抓住他的手腕。他不知道自己是要阻止他往前走,还是想把那只手按在纽特的身上。他只是紧紧抓住帕西瓦尔的手腕,像水手在暴风雨中抓住唯一一根救命的绳索。

“放开。”帕西瓦尔说。

“别。”纽特声音低微,他似乎在昏迷与清醒之间挣扎。“帕西。别做这件事。”

“没事的,亲爱的。”帕西瓦尔声音温柔。“放心吧。”

忒修斯忽然抓不住那只手了,某种力量逼着他松开了手指。帕西瓦尔跪在纽特身边,摸了摸他的脸。

“我绝不会原谅你的。”纽特的手抽动了一下,那是他挣扎起身的尝试。“帕西瓦尔·格雷夫斯。不要逼着我恨你。”

“我真心希望你不会。”帕西瓦尔把一个小瓶子凑到他嘴边,让他慢慢喝下去。“毕竟我们还有下半辈子要一起消磨呢。”

那瓶子还没倒空,纽特就睁开了眼睛。帕西瓦尔继续倾斜瓶子:“全喝掉,别浪费。”

纽特的眼睛里渐渐有了光彩,他吞咽完了最后一点瓶中的液体,竟然就自己坐了起来。“这是什么?”

“凤凰泪。”忒修斯惊讶的说,他见过这样的小瓶。

“补血剂。”帕西瓦尔伸出手。那个年轻的治疗师手忙脚乱的掏出一大瓶魔药递给他。他拔开塞子闻了闻,递到纽特手里。“小口慢慢喝完它。”

纽特听话的抱着瓶子啜饮起来,帕西瓦尔转向两名治疗师。

“你们可以去协助一队了。”

两名治疗师点头,整理东西,消失在了空气里。帕西瓦尔看着她们离开,转向纽特,拿走他手里的瓶子放到一边。纽特有点茫然的抬头:“我还没喝完……”

帕西瓦尔一把抱住了他,很凶狠的把他往怀里压,好像纽特是一个橙子,他要徒手把他挤出汁来。

“你这个小混蛋——为什么没召唤我?”他咬牙切齿的说。“要是我再晚一点……”

他的声音哑下去,“如果你死了……”

“我不会死的,帕西。”纽特环抱住他的背,手指抓住他背后的衣料。“我更情愿和你一起活下去。”

“你别想再这么任意妄为了。”帕西瓦尔一字一顿的说,声音发抖。“你别想再出我视线范围一步。”

“我会尽力好好表现的。”纽特含糊其辞的说,像捋动物的毛似的捋他的脊柱。“别怕。”

他是那个差点送了命的人,却在叫帕西瓦尔别怕。帕西瓦尔用力闭眼,重重吻在他太阳穴上,鼻子埋在纽特的头发里深深吸气,然后很不情愿的把他从怀里揭了出来,重新把瓶子塞给他。

“继续喝药。”他说,“半个小时内要喝完。”

药水的味道当然不好,纽特皱着眉拿过那个大瓶子,开始小口啜饮。随着那瓶子里液体的消失,他的嘴唇不再惨白,脸色也渐渐红润起来。

“我以为你已经用掉了最后一瓶凤凰泪。”忒修斯怔怔的说。

“的确。”帕西瓦尔站起来查看他手臂上的伤口。“但有人又给了我一瓶。”

“凤凰泪极度稀有。”纽特怀疑的抬头。“什么人会把它送给你?”

“我前段时间想查封一条非法的走私通道。”帕西瓦尔看他一眼。“非常强大的魔法,一条跨越大西洋直连英国的飞路网,我都不知道这是可行的。”

“……”纽特像被车灯照着的鹿一样凝固了,他眨了眨眼睛,愤怒的看向忒修斯。忒修斯赶紧摇摇头。

“我什么都没说。”

“你不需要说我也猜得到那瓶毒品不是你的。”帕西瓦尔没好气的说。“你要是早知道有这条路,也不会被格林德沃诅咒了。”

他看向纽特。“而你。你真的以为能藏住一条这么大的走私通道,而且它的出口还是我自己家的壁炉?你真的没什么犯罪天赋,亲爱的。”

“我对这点持保留看法。”忒修斯说。

两人一起看向纽特。纽特抱着那个瓶子,非常无辜的看着他们。过了一会,又讨好地笑了一下。

“继续喝。”帕西瓦尔无奈的指示道。“我在激活那条飞路网时,你的老师就在那一头等我,他请求我不要封死这条通道,他很担心你,并且希望你在需要时能立刻找到他。”

“邓布利多家族有驯养凤凰的传统。”纽特恍然大悟。“他给了你凤凰泪。”

“‘伟大的’邓布利多的担保是值得信赖的。”帕西瓦尔不太自然的说。

忒修斯知道这个决定对他的原则是极大的挑战,他一定犹豫了很久,最终对纽特的安全考量还是占了上风。多亏如此。

“他向我保证绝不会在非必要的时候启用这条通道,也不会用它做任何违法的事情。凤凰泪是他‘诚意的表示’。”帕西瓦尔有些困惑的摇摇头。

“虽然我觉得他只是想把这个给我,无论用什么理由。就像他知道有一天这种事会发生。”他叹一口气。“就像他能预见未来。”

“也许他只是太了解格林德沃会做什么。”忒修斯拍了拍膝盖站起身来。“毕竟他们曾经……很亲近。”

“人年轻时总会做些蠢事的。”帕西瓦尔回答。“但这不能定义他们今后成为什么样的人。过去就只是过去而已。”

“也许对有些人来说不一样。”忒修斯淡淡的说。“看看格林德沃吧——他最好的美梦也不过是一个年轻的夏天。”

“我对一个疯子的梦不感兴趣。”帕西瓦尔冷冷的说。“他可以和他的梦一起烂在欧洲的监狱里。”

一只健硕的银色巨狼出现在他们身边,张开嘴是文森特的声音。“一切都搞定了,老板。没有漏网的。我们正要去解救囚犯。”

帕西瓦尔召出那匹银色重挽马:“找到文森特,让他拨一个有力的五人队给我,这里有伤员需要守卫。”

“五人队有点多了吧。”忒修斯说。

“安全第一。”帕西瓦尔回答。他似乎不准备在这个问题上和忒修斯讨论更多了,那匹重挽马奋蹄在空中,消失了。

他弯下腰亲了纽特一下,他已经喝完了药,正满脸菜色的试图抑制住一个药嗝。“休息一下吧,你还是有点虚弱。”

他又转向忒修斯。“我得去现场了,有什么我该预先知道的事情吗?”

忒修斯顿了一下,还没说话,纽特就站了起来。帕西瓦尔搀了他一把,纽特顺势把他拉下来亲吻。帕西瓦尔愣了一下,揽住他的腰回应他。这个吻很长,忒修斯看到帕西瓦尔在他的目光下简直有点尴尬了,他想要抽身,但纽特扣住他的后脑不放,更用力的咬在他嘴唇上。

他弟弟想要的东西总能到手,帕西瓦尔只挣扎了一下就服软了,顺从的让纽特接着吻他。又过了好一会,纽特才把他松开,但仍然亲昵的顶着他的鼻尖。

“我不想你去。”纽特低声说。“那里……”

“是我第一次被关押的地方?”帕西瓦尔问,看纽特睁大的眼睛。“我从第一批传讯的守护神那儿就听说了。”

他笑一下。“没关系的。我没那么脆弱。”

一支五人小队落在信标上,文森特的队伍里没有女性,也没有治疗师,只有清一色的战斗男巫。五个人全都是铁塔般的壮汉,其中最矮的也和忒修斯差不多高,骨节粗壮的手里握着同样粗大的魔杖。

忒修斯惊了一下。“梅林,他还真是拨了个‘有力的’小队。”

帕西瓦尔似乎也有点惊讶,但立刻恢复了冷漠,板着脸向他们交代起注意事项来。他在这些男巫面前格外的严肃,像是要用威严镇压住这些散发着野蛮气息的男人。

“……如有情况,立即传讯。”帕西瓦尔说完就要离开,忒修斯叫住他。

“我也去。”忒修斯犹豫一下。“我需要和文森特谈谈他的队伍构成。”

帕西瓦尔看了他一眼。“你陪着纽……你妹妹。”

“我不需要保护。”纽特不服气的说。“我能自卫。”

他在莉莉的形态里,卷发过耳,纤腰一握。有个战斗男巫嘿的笑出声来。

“这是个很危险的世界,夫人。”他粗声粗气的说。“您这样的小鸟儿必须被妥善保护才行。”

他的队友们喃喃着表示赞同。纽特不想和他们争论,只是看向帕西瓦尔,等他的回答。

出乎他意料的,帕西瓦尔没有反对。

“你们需要保护好她。”他对男巫们说,他们纷纷响亮的答应。

然后他看向纽特,似乎想吻他一下,但又控制住了自己站在原地。他最后只是很强硬的向纽特和忒修斯点了点头,就抽出魔杖,幻影移形了。纽特看着他消失在空气里,叹了一口气。

“我希望他不是真的这么想的。”他低声说。

忒修斯无言的拍拍他的肩膀。

评论(6)

热度(49)

© 巨熊与蜗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