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熊与蜗牛

The End Of Innocence(EALD外一篇)18

双性生子性转gramander结局,打tag只为标识文章内容。

不喜勿入。

不喜勿入。

不喜勿入。




“准备好了吗,哥哥?”纽特低声问。

“我不确定。”忒修斯沉重的说。“让一个诅咒把你带进险地。这不是一个兄长该做的事。”

两人站在悬崖边,漆黑的大海在他们脚下轰鸣,狂暴的海浪一波波将自己撞碎在岩石上,激起惨白的泡沫。没有月光,黑沉沉的森林像对他们张开的巨口。忒修斯已经把魔杖装上了杖芯,那根重新完整的玳瑁魔杖握在他手里,就像长在那儿一样自然。

他们周围空无一人,但纽特知道,起码有三个傲罗小队在附近。为了不让忒修斯察觉,每个人都提前到场,在幻身咒的遮蔽下隐在森林中静静的等待。

他们已经到了预估的地点附近,只等着让忒修斯被诅咒完全控制,带他们去往终点。但忒修斯在最后关头犹豫了。

“我们讨论过这个了,忒修斯。”纽特叹了一口气。“这件事必须完成。”

“我知道。”忒修斯的声音紧绷。“但这太危险了。我不知道你们都做了什么安排,但帕西瓦尔不在,谁在负责指挥行动?他或她熟悉我的战术策略吗?如果我开始攻击,他们有把握制服我吗?”

不能知道行动的具体安排一定让忒修斯很不安,纽特想。他的哥哥是一个总想掌控一切的人。他犹豫了一下,生涩的拥抱了忒修斯,按住他的后脑,让两人的额头亲密地抵在一起。

这个动作他只对动物做过,对人做起来并不熟练。但他还是感觉到忒修斯在他手下微微放松下来,他的呼吸渐渐平复了。

“相信我们,忒修斯。”他低声说。“我们不会让你出事的。”

“我担心的不是自己。”忒修斯顶着他的额头说。“我希望你平安快乐,阿尔忒弥斯。”

“我对你也有同样的期望。”纽特磕磕巴巴的说,这样的情绪剖白对他来说十分别扭。我们在美国。我只是入乡随俗,他对自己说。

“你的幸福对我也很重要,忒修斯。我不可能在你被诅咒折磨的时候高枕无忧。”他放开忒修斯。“而且我不是什么需要保护的小花。”

“我知道你不是。”忒修斯温和的说。“但我永远应当保护我的弟弟。”

“让我们把这件事解决,再去讨论你过度保护的问题。”纽特有些头疼的回答,掏出魔杖对准忒修斯。“准备好了吗?”

忒修斯看起来仍然疑虑重重。

“如果我做出任何威胁到你的举动……”

“你不会伤害我的,忒修斯。”

“如果,我是说如果。”忒修斯慢慢的说。“我做出了不利于你的事,你要不择手段的攻击我,不要犹豫,不要留情。因为我不会留给你太多机会。”

他的语气森冷,不像纽特熟悉的那个总是对他无可奈何的大哥,倒像是他在东线见到过的那些军官,说起话来斩钉截铁,带着积年的血腥气。

“我不……”

“答应我。”忒修斯命令道,钢蓝的眼睛严苛的盯住他。“到了那个时候,你必须不顾一切的攻击我,无论后果是什么。都是我自愿承担的。”

海风呼啸,兄弟俩在悬崖上无言的对视。良久,纽特点了点头。

“我要你说出来。”忒修斯不给他留一丝余地。“承诺我,纽特,你会把自己的安全放在第一位。”

“如果你对我不利,我会攻击你。”纽特很快的说。“我会把自己的安全放在第一位。满意了吗?”

“以你的动物们发誓。”

“……”

“别没完没了,忒修斯。”纽特用不耐烦的语调说。“不会出现那种情况的。我们会平安解决这个的。”

忒修斯只是看着他不说话。海风猎猎,扬起他的衣角,他像一尊固执的雕像立在海崖上。

纽特看了他的持杖手一眼,忒修斯·斯卡曼德是魔法界知名的战斗巫师,他手里握着魔杖的时候,没有人能枉顾他的意愿对他施咒。哪怕是他弟弟也不行。

良久的沉默,只有海涛咆哮。

“我以我的动物发誓。”纽特气急败坏的说。“梅林的胡子啊,忒修斯!”

他的哥哥如释重负的笑了,他放下魔杖,对纽特张开双臂。

“来吧。”忒修斯说。

纽特举起魔杖对准他的胸膛。

“遵你所愿。”他清晰的说,回忆着帕西瓦尔的手势挥舞魔杖。

忒修斯的双手垂下了,像是放弃了等待一个拥抱。纽特犹豫的上前一步。

“忒修斯?”

忒修斯低着头,站在原地不动,海风吹动他的额发。他慢慢的抬起头直视纽特,眼里一片空茫。

“纽特。”他像是做梦似的说。“阿尔忒弥斯,你在这里不安全。”

“我知道。”纽特有点紧张的回答。“带我去安全的地方吧,哥哥。”

忒修斯点了点头,抓住他的手肘,然后愣了一下。

“我身上有反显形咒。”纽特告诉他。“我们只能步行了。”

“咒立停。”忒修斯用魔杖指着他。

“恐怕这是一个上了锁的咒语。”纽特笑笑。“只有原主才能解开。”

“咒主是帕西瓦尔。”

“没错。”

“他应该死。”

“你不是真心这么想的。”纽特低声说。“而且他也不在这儿。让我们只关注眼前的事,好吗?我想去‘安全’的地方,带我走吧,哥哥。”

忒修斯沉默了半天,点了点头。但他没有动身,反而在原地举魔杖向天:“飞天扫帚飞来!”

他的飞来咒非常有力,只是顷刻之间,两把扫帚就破空而来,带着强劲的风停在他们面前。其中一把亮闪闪的,似乎主人刚给它打了蜡。

“这附近的某个巫师一定很伤心。”纽特遗憾的抚摸那把扫帚柔顺的尾巴。

他心里暗叫不好,如果他们要骑扫帚的话,最终目的地离这里一定还很远,空中的目标对傲罗们来说会非常难以追踪。“我们一定要骑扫帚吗?”

“恐怕是的。”忒修斯摸摸他的脸,很抱歉似的。“只有这样才能让你安全,阿尔忒弥斯。”

“不能想想别的办法吗?”纽特拖延着时间。“我更喜欢夜骐。”

“你就是喜欢马。”忒修斯说,揉他的脑袋。“但今天只能这样了。挑一把吧。”他催促着纽特。“我们要在天亮前到才行。”

纽特望向他背后的树林中,有一道光闪了两下。那是他和蒂娜约好的信号,意思是“继续行动”。

他点点头,拉过一把扫帚骑上。“走吧。”

忒修斯没动。

“你的戒指呢?”他问,“那只毒蝎去哪了?”

“我把它留在家里了,它太像一个黑魔法器具了,戴着让人心里不安。”

忒修斯怀疑的看着他,弹弹魔杖。

“戒指飞来。”

纽特张开双手,身上没有任何东西飞出来。忒修斯露出一点满意的神色。他拉过剩余的那把扫帚。

“走吧。”

通过幻影移形考试之后纽特就再也没骑过扫帚了。旅行时间太长了;风太大了;他不喜欢跨在一根棍子上。疏于练习飞行的后果就是扫帚在他手下像条不听话的蛇那样摇晃,冰冷的海风还吹得他睁不开眼睛。

忒修斯倒是完全不受影响,他伏在扫帚上疾飞,像一支目标明确的箭穿过海面。纽特跟在他后面,手指在扫帚柄上抓得僵痛,已经开始真心实意的怀念夜骐的马背了。

但夜骐的背上尽是骨骼,还是不如真正的马匹那么丰满温暖。他想起顺滑的黑色马身和飘拂的马鬃。帕西瓦尔本人很爱干净,但他似乎没法控制自己的阿尼玛格斯的整洁程度。他的马鬃长得像女性的齐腰发,垂在马脖子边总是打结。下次也许纽特该帮他修短一些。

如果他在一匹马的状态下被剪了鬃毛,变回人形会是什么样呢?他琢磨着这个问题,跟在忒修斯后面心不在焉的飞着,猛然发现自己离海面太近了,波涛几乎贴上了他的脚,赶忙拉高了一些。

他们又飞了好一会后,忒修斯突然一个漂亮的甩尾急停,稳稳的悬停在空气中。纽特在他身后勉勉强强刹住扫帚,差点掉进海里去。

“我相信我们甩掉他们了。”忒修斯沉思着说,打量着空茫的海面。

纽特心里一寒。“你在说谁?”

“那些从出发就跟着我们的人。”忒修斯理所当然的回答。“一个简单的投影魔法,他们应该正追着幻影前往各个不同的方向。”

他又看了一会。“没有一个人成功跟上我们。”他得出结论,拨转扫帚头。“亏我还往错误的方向飞了这么久。”

“梅林的四角裤衩啊,忒修斯。”纽特干巴巴的说。“你可真是个优秀的傲罗。”

“不然MACUSA也不会请我来给他们做培训,对不对?”忒修斯笑笑,精准的把扫帚停在纽特身边,拍他的肩膀。“我们走吧,就快到了。”

“我想休息一下。”纽特赶忙说,试图再拖延点时间。“手指有点僵,我怕会把不住方向飞到海里去。”

“这个问题很容易解决。”忒修斯打了个响指,纽特的扫帚自发的动了起来。“放松一下手指吧,纽特,让我来。”

两根扫帚重新开始飞行,纽特的扫帚像一条小尾巴一样牢牢的跟在忒修斯身后,纽特放开手,它也没有下坠。忒修斯像控制自己的扫帚一样完全控制了它,这需要对魔力的绝对掌控,正是忒修斯最擅长的。

“哦,忒修斯。”纽特叹气。“你就非要凡事都做到完美吗?”

“你说什么?”

“我说你真是太优秀了。”纽特没好气的回答。“我有时候真希望你能傻一点。”

他一边说着一边掏出魔杖对准他哥哥的背。事态已经脱轨了,他必须叫醒忒修斯。

忒修斯像背后长了眼睛似的回过头来,魔杖一挥缴了他的械。

“纽特!”他叫道。“你在做什么?”

蜷翼魔就在他的袖口里,纽特只要把它放出来就能迅速的制服他,但蜷翼魔也许会对忒修斯的大脑造成永久性的损伤,他不想冒这个险。

“把魔杖还给我,忒修斯。”他说。“我只是想施个防风咒。”

“你的杖尖朝向的是我,纽特。”忒修斯笑笑,抬手给他施了防风咒。“这儿,我会暂时保管你的魔杖。以防你再给我捣乱。”

“我不会的,忒修斯。”纽特尽量平静的说。“把魔杖还给我好吗?我没有它会很不安的。”

“没什么可担心的,纽特。你和我在一起呢。”忒修斯把他的魔杖收进怀里。“等这趟旅程结束我会把它还给你的。”

没有别的办法了。

“我很抱歉,忒修斯。”他低声说,试图挥手放出蜷翼魔,却猛然发现自己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忒修斯给他施防风咒的时候也把他固定在了扫帚上。

“没关系。”忒修斯很大度的挥挥手。“我们出发吧。”

纽特试着挣扎,但没有效果,忒修斯的魔法牢牢束缚着他。

“你至少可以把我放开。”

“我不想冒让你再次从我身边逃开的风险。你可能会跳海的。”

“听我说,忒修斯。”纽特焦躁起来。“我们不能再往前走了。你需要清醒过来。”

“我是清醒的。”忒修斯莫名其妙。“不清醒的是你,纽特。”

他已经完全被诅咒控制了。纽特心急如焚。

“放开我,忒修斯。”他叫道。“你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这是为了你好。”忒修斯平板的重复道,他起飞了,带着纽特的扫帚一起。

“从退学的时候开始,无论是选择职业还是选择伴侣,你都总是有自己的主意,总是要走最难的那条路……”他的声音在风里显得很遥远。“我不能再让你这样错下去了。你得去安全的地方呆着。”

“那儿不安全。”纽特绝望的说。“再也没有比你的目的地更不安全的地方了,忒修斯!”

“相信我,纽特。”忒修斯回头对他笑了一下,笑容空洞得可怕。“我知道什么是对你最好的。”

评论(3)

热度(59)

© 巨熊与蜗牛 | Powered by LOFTER